沈巍非彼嵬

日常开车 傲娇易勾搭
(๑؂๑)

【澜巍】许你余生 (十五)

  “我想下床...”

  “不行宝贝儿,他们说月子做不好会落下病根,你听话,再躺几天...”

  “云澜...”

  沈巍难得用这种近似于撒娇的语气央求赵云澜,若换作平时,别说是下床,沈巍要什么赵云澜都会给他,只是最终,为他好的理智占据上风,手指摩挲着他清瘦的脸颊,思考着该点点什么给他补补,他当然尝试过做菜,却险些炸了厨房,古人说君子远庖厨还是有一定道理的,不过自家爱人是个例外。

  “宝贝儿,一会儿满月宴开始的时候,我带你下床转转,好不好?”

  沈巍差点冲他翻个白眼,按理来说分娩完坐月子一般都是一个月,但是赵云澜不知道从哪听说的,非说双胞胎要做双月子,他倒是不用烦恼洗头洗澡的事情,一个净身术就能搞定,只是不能下床,整天百无聊赖,无所事事真的非常困扰。

  不过赵云澜好歹是答应了他让他满月宴的时候下床走走,也算是能解了一时烦闷。

  “安安然然呢?”

  “面面和夜珩带他们去换新衣服了,来宝贝儿,慢点,身上还疼不疼,哪不舒服?”

  “我没事...”

  沈巍一脸头疼的看着如临大敌的赵云澜,他这架势弄得自己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半身不遂了,都满一个月了,伤口复原的再慢也该长好了,不过动作里慢慢的爱意不禁让他心里一甜,无奈叹了口气,一句一句回复着赵云澜。

  “已经不疼了,也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你放心,唔,我...我自己穿...”

  “宝贝儿,吃不到肉,你连肉汤都不让我喝吗?”

  赵云澜的双手不安分的脱下沈巍的睡衣,磨磨蹭蹭似是不经意间划过小红点,又揉捏着细瘦的腰身。

  “宝贝儿,你最近都没陪我,注意力全在那两个小坏蛋身上”

  赵云澜故作委屈的说到,果然让沈巍挣扎的动作僵了一僵,沈巍想了想这一个月来赵云澜的忙碌,心里不觉生出了点点歉意,慢慢软了身子靠在赵云澜怀里,任他为所欲为。

  “嗯啊~”甜腻的声音刚刚溢出口就被沈巍阻断,贝齿紧咬下唇。

  “宝贝儿...让我听听,小云澜想死你了...”

  赵云澜口里舔舐着小红点,说话含糊不清,眼见着沈巍不反抗,又拉过他的手触碰自己的炽热。

  沈巍被赵云澜弄得软了腿,难堪的挂在赵云澜脖颈。

  “嘶...宝贝儿,等你做完月子,咱们好好算算你欠我的账...”

  身下火起,赵云澜顾及着他的身子,也怕耽误了一会儿的满月宴,深吸一口气,搂着沈巍降火。

  赵云澜趁着小云澜消停了一点,迅速给沈巍穿上了正装。

  “宝贝儿,你怎么又瘦了?”

  赵云澜皱眉看着沈巍,原先合身的西装宽松的挂在沈巍身上,更显出他的清瘦,赵云澜紧紧搂住沈巍,满腔心疼压下了沸腾的火气。

  “走吧,快开始了”

  沈巍见不得赵云澜蹙眉,拉住他的手,挑开话题。

  “嗯...”

  赵云澜难得沉闷的牵着沈巍往会客厅走去,脑子里补身子的食谱不断翻腾。

  他们这次只请了亲近的人,满打满算加起来也就十几个,赵云澜就订了一个小厅,从两个孩子出生搂在一起的照片直到满月,挂了整整一面墙,满满温馨。

  两个小家伙大概是体质缘故,比正常的婴孩生长的要快,还未满月就已经能四处乱爬,每天一点都不安分的想从婴儿床里爬出来,小脑瓜也格外聪明,会看人眼色。看在沈巍和赵云澜眼里有些欣喜,又有些担忧,为此,赵云澜特意将抓周挪到了满月宴上。

  小厅里摆放着一个长桌,长桌上整整齐齐放着各族献上的满月礼以及大家的心意,长桌中间还特意铺上了软软的垫子让宝宝们爬。

  赵云澜和沈巍从面面夜珩的怀里接过两个宝贝儿,说了些客套话就快步

  走到桌前,将两个小家伙温柔的放在长桌中央,拍了拍白白嫩嫩的小P股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 两个小家伙面对面对了个眼,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,逗乐了围着一圈的人。

  赵云澜有些紧张的看着两个小家伙的动作,他可是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,修复好的镇魂令也在其中,沈巍看似不在意,眼睛却也盯着他们爬行的方向,那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珍宝中,缩小的斩魂刀赫然在列。

  安安静静的坐在原地,看着自家弟弟跟没头苍蝇的一样四处转悠,一会儿拨弄拨弄这个,一会儿踹开那个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 赵云澜看着然然一脚踹开镇魂令,脸色那叫一个黑,看得沈巍不自觉地笑出声,赵云澜看了看自家偷笑的爱人,狠狠“瞪”了他一眼,眼神里满满写着“你等我以后跟你算账”的意思,暗自羞红了脸。

  然然玩了一圈,发现没有什么有意思的,又看到自家哥哥笑得甜甜,蹭蹭蹭的爬了过去,一把搂住比自己瘦小的哥哥,“吧唧”一下口水糊了安安一脸。

  周围一圈的人笑的乐不可支,赵云澜好像看到了大儿子眼里的一丝嫌弃,也跟着一起嘲笑小儿子,沈巍的手被他紧紧攥住,笑容清浅却格外动人。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399 )

© 沈巍非彼嵬 | Powered by LOFTER